• <dl id="11166"><form id="11166"></form></dl>
    1. <acronym id="11166"><form id="11166"><blockquote id="11166"></blockquote></form></acronym>
      <var id="11166"><rt id="11166"><big id="11166"></big></rt></var>
        <acronym id="11166"><center id="11166"></center></acronym>
        1. <code id="11166"></code>
          首頁 > 書評書摘 > 正文

          王安石變法:世紀不洗臉的改革家

          2019年05月17日 10:13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背景:對王安石的總體評價爭議很大,有人贊譽他為中國 11 世紀偉大的改革家,也有人說北宋就是亡于王安石變法,從南宋一直到清代都在否定王安石,明代楊慎說王安石是“古今第一小人”,而梁啟超則說:“若乃于三代下求完人,惟公庶足以當之矣。……以不世出之杰,而蒙天下之詬,易世而未之湔者,在泰西則有克林威爾,而在吾

            國則荊公。”

            桂枝香·金陵懷古

            < 王安石 >

            登臨送目,正故國晚秋,天氣初肅。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殘陽里,背西風、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鷺起,畫圖難足。

            念往昔,繁華競逐。嘆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千古憑高,對此漫嗟榮辱。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煙、芳草凝綠。至今商女,時時猶唱,

            《后庭》遺曲。

            大意:登臨遠眺的時候,正好是晚秋時節,天氣剛剛變得肅殺。千里的長江像一條白練,遠處都是簇擁的碧綠的山峰。殘陽里都是遠行的船帆,背對著西風,酒旗在飄蕩,淡淡的云彩下面是船,白鷺時飛時歇,這景象就是畫也難以描繪。

            想起從前這里的繁華,哀嘆歷史,總是接連不斷地悲嘆。想起往事歷朝歷代的榮辱,六朝的風流往事都像流水一樣。只有郊外的寒煙和凝綠的衰草一樣依舊。現在的商女,還是唱著《后庭》這樣的亡國之音。

            從這首詞中,可以讀出王安石對于過去時代的悲嘆和不滿。就在寫這首詞以后的兩年,王安石當上了宰相,逐步開始了他的變法之旅。

            宋代的發展不是一帆風順,過個幾十年就要有變革,過一百年就

            要有重大變革。到了北宋神宗年間,國家很富裕,卻總覺得錢不夠花。官員們嫌工資低,百姓們嫌稅收高,士大夫們還嫌外來文化入侵。在宋神宗年間,佛教風氣大盛,在士大夫中形成了兩大陣營,尊佛的和反佛的。古人有華夷之辨,有傳統孝道的觀念,削發出家屬于大逆不道,不少人像孫復、石介、歐陽修等,都認為佛教來自外國。從深層上講,歐陽修等人推崇古文運動,是排斥華麗的駢體文風格。不少佛經的譯本都是駢體押韻的,推崇古文是為了排佛。而這期間,最為理性的人,還得說是王安石。

            在蘇洵的筆下,王安石是一個“衣臣虜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喪面,而談詩書”的人。王安石不關注自己的生活,不經常洗臉洗澡, 十分邋遢。吃飯時, 他只吃自己面前的那道菜, 至于吃什么他不關心。他還以“三不足”為尊,即“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然而,王安石的儒家思想十分標準正統,他不排佛, 同時主張尊儒。他改革科舉時, 規定廢除考詩賦, 而改為禮、樂、刑、政等方面的內容。士人們多是以才情而自傲的,王安石遭到了蘇軾等人的強烈反對,而贊同他的,只有當朝的投機分子呂惠卿,以及道學先生朱熹、二程等人了。

            北宋歷來軍費開支巨大,王安石頒布“青苗法”,把政策傾向于重農,讓人們不想去當兵而想去種地,最終形成軍民合一的狀態。這樣不用養軍隊。他開創了世界上最早的“國家銀行”,由國家貸款給農民買種子種地,把那些中小地主全部兼并掉。對于官員,一方面高薪養廉,不再像宋初那樣,為了防止謀反頻繁調動;另一方面裁撤掉冗官冗兵。這些都為國家省了大筆銀子。然而,王安石主張的變風俗、立法度,遭到了司馬光等人的強烈反對。他搞的“國家銀行”,確實弄得

            大量百姓還不起貸款而廉價出賣糧食,甚至賣房子賣牛,最終逃亡, 各由天命。

            按照以往的思維觀念,王安石是“改革派”,司馬光是“祖宗之法不可廢”的頑固守舊派。其實,王安石恰恰是保守的儒家,他認為現行的體制不再遵守圣人之言,圣人是要富民的,所以要變法。而司馬光攻擊王安石“重利輕義”“與民爭利”,王安石卻認為“利者義之和,義固所謂利也”。兩撥人互相攻擊的言論武器,都是孔孟之道子曰詩云,而所號稱的,都是為下層百姓打抱不平。

            參考徐文明著《十一世紀的王安石》一書,舉兩個簡單的案件來說一下。當時有個案件,是登州婦女阿云覺得未婚夫太丑,就夜里到夫家,趁著未婚夫熟睡的時候砍了十幾刀,結果砍掉了一根手指頭,幸好沒砍死。阿云自首,表示這個丈夫是包辦婚姻,自己不同意,而且只是訂婚。王安石經過審理后認為,阿云訂婚的日子是在服母喪期間,所以婚姻無效,不算謀殺親夫,只算故意傷害,再加上自首情節,所以減刑。另一個案件是一對摯友,一個人得到一只善斗的鵪鶉,另一人想要而被拒,因為有交情,就硬把鵪鶉拿走了,結果被鵪鶉主人追上殺死了。王安石認為不應判死刑,因為雙方交情再好,硬把鵪鶉拿走,就屬于搶劫行為,追上殺死屬于抓賊,雖死勿論。

            并不是王安石法外開恩,他的著眼點在于事情發生的緣由,對這個緣由做出儒家的、法制的判斷。士大夫階層反對變法十分強烈,變法沒有損害他們的金錢,卻損害了他們足以立身的觀念。王安石最為難受的不是司馬光等重臣,他們之中不乏君子,而是愣頭青一樣的神宗皇帝。宋神宗的改革總是以趕火車的速度前進,具體

            情況都是由王安石操心。一旦皇上變心了,王安石也就下崗了。由此他兩度罷相,最終落得個“商女猶唱后庭花”的感嘆。后世的“百日維新”與此一樣,維新派只會忽悠光緒皇帝,最終把朝廷弄得大亂。

            王安石開啟了宋代黨爭之風,后來的元祐黨爭更給北宋貽害不少。他當政時,新科的舉子參考考試,無不以他編著的《三經新義》

            《字說》等為必讀書目。而元祐黨人為了反擊諷刺他,甚至編了一個小戲:在孔廟里,王安石和孟子之間互相讓座,王安石又讓顏回坐,顏回也讓王安石,甚至孔子都起身來讓。宋代的黨爭往往是政見和文學、學術觀念糅在一起的,更開了一個宋代文字獄的頭。蘇軾的“烏臺詩案”等都是由此而起,每一黨上臺,都把另一黨的幾百位重臣貶官罷黜,往死里整。唯一慶幸的是,宋太祖有遺言不殺士大夫。如果在清代,早已人頭滾滾了。

            王安石最不可否認的,也是他變法時最為核心的內容,是理財。不論如何,北宋再也找不到一個能和王安石比肩的理財高手了。他搞變法的重要目的是給國家省錢!由此看來,實在可憐了王荊公一片苦心了。只是王安石過于教條不懂民心,他忘了百姓是既不愿意貸款,也不愿意打仗的。搞變法,搞成了沒人夸你,搞砸了肯定遭罵。他搞變法為大宋積累下來的錢,最終還是被蔡京帶著趙佶給花掉了。

            王安石是個清廉的人,也是宋朝一介極為忠誠的大儒。最終他是為了大宋,積郁成疾病逝。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摘自《宋詞中的大宋》 侯磊/著 石油工業出版社

          (責任編輯 :石蘭)

          分享到:
          35.1K

          ·熱點推薦

          ·延深閱讀
          • 1
          • 2
          • 3
          • 4
          • 5
          324234

          編輯推薦

          狠狠橹影音先锋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