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11166"><form id="11166"></form></dl>
    1. <acronym id="11166"><form id="11166"><blockquote id="11166"></blockquote></form></acronym>
      <var id="11166"><rt id="11166"><big id="11166"></big></rt></var>
        <acronym id="11166"><center id="11166"></center></acronym>
        1. <code id="11166"></code>
          出境
          城市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社群生活讓人類擁有大局觀

          2019年07月31日 11:01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人類的進化史是一個令人迷醉的故事,無數人前赴后繼地傾倒在它的魅力之下。人類進化史的豐功偉績埋葬在過去漫長的歲月中──一只普通或者說平庸的非洲類人猿,開始在生活方式和身體形態上發生轉變,借助于這種轉變,它最終成為這個星球的主宰。直到20 世紀,我們才開始真正領悟到這個故事的華美波折,才發現曾經令這只類人猿面臨死亡威脅的不確定時刻。

            大約在700 萬年前,人類和黑猩猩的祖先還是同一個物種:一種小型的、普通的非洲中新世古猿。在最近的5000 年間,我們結束了這一部分的進化故事,人類成為唯一能夠在地球上所有的陸地環境中定居的物種。從熱帶森林到北極凍原,從山地高原到邊遠海洋中的孤島,你都可以找到人類的蹤跡。在這段漫長的歷史進程里,人類大腦的容量增大了兩倍,我們的科技也從簡單的石制工具演變成如今的數字奇觀。我們直立行走、能說會道、創作大量的藝術作品,我們以宗教、政治和社會生活的名義為這個世界創造出了巨量的復雜系統。我們徹徹底底與猿類劃清了界限。

            在這700 萬年的時光里,人類大多數時候都并不孤單。遠古的祖先們常常都要和與他們具有親緣關系的物種分享共同的生存空間。這種古老的格局大約在10 萬年前開始轉變,彼時,與我們一樣的現代人離開了非洲,并開始穿越舊大陸。更為古老的人種,如歐洲和亞洲西部的尼安德特人則被現代人所取代,最終滅亡。這批現代人同樣也跨越了舊大陸的界線,并開始首次進駐澳大利亞和美洲。到了1.1 萬年前,地球上最后一次冰川期結束時,我們已經成為這片土地上唯一的人類。從進化的角度上講,智人只能孤軍奮戰了。

            很快,我們也成為一種全球性的物種。一方面,農耕的發展促進了城市的出現、文明的誕生和人口的大規模增長;另一方面,植物的馴化為太平洋的遙遠航行儲備了食物,同時,對動物的駕馭能力使得人們得以穿越酷熱與嚴寒交替的沙漠。而這些都發生在5000 年前。難怪在航海時代,歐洲人發現,各大洲都有人類活動的蹤跡。此外,探險家一次又一次勘探智人生活的歷史環境。當時,作為一個單一的生物學種群,智人通過種群內的交配繁衍生息。

            我們的身體和大腦仍舊背負著這700 萬年的歷史。將我們自身與類人猿的解剖結構進行比較,我們可以獲得一種科學的洞見,這種洞見對我們理解人類的進化過程至關重要。遺傳學的革命也為我們提供了新的證據,我們開始借助于現代人和古代人的DNA 比較,來追溯我們祖先的譜系。人類祖先的骨骼、顱骨和牙齒化石,也因其所內含的進化信息而受到法醫學的關注。與此同時,考古學家為人類科技的發展和一些關鍵問題的解決(如飲食習慣和確保食物穩定供應的行為習慣等)繪制出了圖表。所有這些努力,使得我們對自身早期歷史的了解更為翔實和豐富。

            在20 世紀60 年代末,三位筆者開始了自己的科學事業,當時關于人類進化的研究狀況與現今有著很大的差異。那時只有很少的化石,利用科技手段來測定化石年齡的方法也尚未成熟,主要使用的是放射性碳測定年代法。探勘遺址和獲取資料都很困難,而且花費頗高,直到1970 年,大型噴氣式客機出現,這一狀況才得以改善。當時的計算機大到會占據整個地下室,并且必須要用穿孔卡片來編制程序。那個年代根本就沒有觸摸屏或者搜索引擎,當時,還是研究生的我們所擁有的最奢侈的設備就是一臺影印機,而把圖像印在光面紙上的造價同樣高昂。

            技術變革的速度以及有關人類早期起源新數據的建立速度,很容易就會讓一個人眼花繚亂。與當下的成果相比,最初的努力總會顯得細微而渺小。但渺小并不等同于微不足道。我們將在本書中向讀者證明,所有精密科技的重大變革都在將我們引向人類由來已久的問題。這些問題關涉的就是我們的社會生活,而在研究自身起源的過程中,我們很大程度上都忽視了遠古社會生活的意義。

            在本書中,筆者的一個主要論點是,人類的大腦,或者更確切地講,人類的腦容量,與基本的社群規模之間始終存在著某種聯系。人類作為單一的全球物種,為何能夠生存在里約熱內盧這樣規模的超大城市之中,并憑借著每日所吸納的巨量信息來管理我們的生活呢?這種聯系就是我們理解上述問題的關鍵。今日的全球公民從根本上說仍舊只是普通的社會人,其所貫徹的社會生活在本質上非常類似于5000~50000 年前的個體生活。

            這種社會生活的核心是,你的社交網絡的規模存在著大約150 人這個數量的限制。“150”被稱為鄧巴數(Dunbar's number)。羅賓·鄧巴對此做了相關研究,并最終確立了這一數字。這一限度幾乎是黑猩猩的3 倍之多,它也引出了一個人類進化學的問題,這種交友數量的增長是如何產生的?同時,我們也無法再規避另一個問題:如果這個限額是150 人,那么,我們又怎么可能生活在如此巨大的城市之中,并組建起諸如美國這樣人口眾多的國家呢?

            我們在本書中的目標是追溯人類的進化之旅──從一個微小的開端到如今的主宰地位。我們的主要向導是心理學家和考古學家,當然,這其中也會涉及許多其他學科。我們將從社會學的視角出發來研究人類進化的過程,并闡明以下幾個核心問題:

            人類大腦的認知能力是否存在著某種局限,它限制了我們所能夠組建的社會群體的規模嗎?

            如果是如此,我們的認知能力又是如何演進以應對不斷增大的人口規模的,我們的社會形態是如何從微小的獵人團體演變為如今的超級大都市的?

            鑒于我們祖先的腦容量要比我們小得多,當我們討論遙遠過去的社會生活時,我們能夠在多大程度上理解他們?

            是否真的有可能指明,原始人的大腦是在何時轉變為人類的大腦的?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摘自《大局觀從何而來》作者:[英]羅賓·鄧巴 四川人民出版社

           


          (責任編輯 :石蘭)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
          狠狠橹影音先锋影院